冷墨°

【凛泉】戒断反应

是深夜60分了
白嫖那么久就 交一下党费
超级超级短

     当濑名泉顶着两个熊猫眼走进练习室的时候,整个练习室都安静了。
     朱樱司: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是不是会被灭口,我好怕,岚前辈救我
  

    “濑名前辈,脸色怎么这么差,晚上没睡好?”朱樱司最先反应过来,一脸关切的看着这位平时一向状态完美的前辈,“都有黑眼圈了。”
    “这可不行哦泉酱?晚睡可是皮肤最大的敌人。”岚忧心忡忡的冲过来,“快让我看看!”
    “超~烦......别过来啊死人妖!”泉放下包,避开了扑过来的岚,“没什么事。”
    “嘛,小濑肯定是像阿姨一样进入更年期了呢~”凛月慢悠悠抬了一下眼皮。
      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头突突的疼。
  
 

      终于送走了两个后辈,濑名泉才坐下,揉了揉眉心。
      凛月打了个哈欠,慢慢的站起身来,挪到桌子旁。
    “喂我说,kuma君,不要乱动别人的包啊?”
    “哈~放心吧小濑,不会拿走你私藏的游君照片的。”凛月在包里摸索了一会儿,从夹层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,他眯着好看的酒红色眼睛端详了一会儿,“安眠药?你还随身带着这种东西?”
    “只有我才能喊游君这个名字哦?”
    “回答我,你还在随身带着这种东西?”凛月的眼神突然暗了几分,他把瓶子扔到一边,一步一步的向泉走过去。
    “这是......”
    “上周啊,我路过医院的时候看到小~濑了呢。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“出于对队友的关心,我姑且也打听了一下。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“安眠药引起的的戒断反应?”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打听到......”濑名泉的话被粗暴的打断。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发现,小濑是不是准备一直瞒着我们?”朔间凛月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红的像在滴血,像酝酿着一场风暴。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泉:“依赖这种东西?”
    “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吧?”濑名泉没来由的火气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 濑名泉背负的太多了。
     他还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,就要奔赴下一个战场。
     他开始服用安眠药的事,凛月是知道的。
     因为他必须保证充足的体力来面对如潮水般的恶意,因为他必须保护好『knights』,因为他想让『王』在回来的时候,有一个归宿。
     因为他是永远不会折断的剑。
     凛月是知道的,因为当初他选择了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 他一把把泉从椅子上扛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喂......你顶到我胃了。”
     真是惊人的怪力......泉想。
     “小濑啰嗦的像个老妈子一样。”
     然后他就被一把扔到了床上。凛月也翻身钻进被子里,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姿势抱住了他,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。
     “睡觉吧。”
     “还有课......哪能这么容易睡着......”
朔间凛月的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,像是壁炉上烘烤的全麦面包,松松软软的。
     是濑名泉喜欢的味道。
     我还可以继续战斗。他想。
     我可以面对潮水般的恶意,我可以守护好『knights』,我可以让那个笨蛋在回来时不要迷茫。
     还有......kuma君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在白天战斗。
     他渐渐有了睡意,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 如果会有戒断反应的话,我来成为药物就好了。
     凛月看着泉眼底淡淡的乌青,也慢慢的闭上了双眼。
    

      不会让你折断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57)